X
  • 中電智媒IOS版

  • 中電智媒安卓版

X

情暖藏區

來源:中國電力報 時間:2020-09-25 10:12

電力天路

曾林文/圖

  川藏聯網工程也稱川藏聯網輸變電工程,旨在將西藏昌都電網與四川電網接通,結束西藏昌都地區孤網運行的歷史,從根本上解決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南部地區嚴重缺電和無電問題。工程全長1500多千米,沿線多為高山峻嶺和無人區,平均海拔在3850米,最高海拔4980米,被譽為“電力天路”。2014年3月18日,川藏聯網工程正式開工建設。2014年11月20日,該項工程完工投運。

  川藏聯網工程的建成投運,在服務西藏及藏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長治久安,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發揮著重要的支撐作用。

 ?。ㄗ髡邌挝唬核拇ㄗ载暪╇姽荆?/p>

  中秋醉

  又一年的中秋節將至,回想起三年前中秋節前夕我遠赴西藏波密,采訪藏中電力聯網工程線路施工情況。那里屬于河南送變電工程公司承建的標段。一個早晨,剛下了一場小雨,地面上濕漉漉的,我隨施工項目部人員一起趕往一基鐵塔的施工現場。那基鐵塔位于一座大山的山頂上,海拔約三千米。來到山下,極目四望,但見周圍群山連綿,植被茂盛,古樹參天,地面上落滿了松針等落葉,一腳踩下去,腳面就會深深地陷入厚厚的腐殖質,只有一條蜿蜒的羊腸小道可以上山。隨行的一個帥氣的面龐黝黑的小伙子說,一年前他們初來這里時,山上根本無路可走,那條小路是他們在一年多的時間里每天爬山踩出來的,從山腳爬到塔位,起碼得一個多小時。

  我心中有點發怵。在海拔近三千米的藏中地區,在一眼望不到邊的深山老林里,我深知爬山一個多小時意味著什么。小伙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呵呵一笑說:“爬山一個多小時根本算不得什么,我們去別的塔位,常常要爬山三四個小時,而且山勢陡峭,很多地方無路可走,需要攀巖才行?!?/p>

  行走林間,前面的人多走幾步,就被密布的樹木遮擋住了,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沒走多遠,我就胸悶氣喘,腿腳無力,身上汗水涔涔,不得不走走停停,邊走邊跟小伙子聊天。我說:“眼看就到中秋節了,你們也要在工地上度過嗎?”小伙子點點頭說:“是啊,我們去年就是在工地上度過的,白天正常施工,只是到了晚上才歇下來。那晚聚餐,很多人都喝醉了,抱頭痛哭?!?/p>

  “怎么會哭呢?”我十分疑惑。

  小伙子沒有回答我,而是望了望遠處的群山,平靜地說:“您想聽我們的故事嗎?”我點了點頭。小伙子略一沉思,便絮絮地開口講述著。

  故事發生在波密縣城東邊的松宗鎮境內。那里是藏中電力聯網工程線路十四標段所在地。滿眼都是參天的古樹,合抱粗的樹干上長滿了青苔。有的古樹枯朽倒地,讓人感嘆時光的古遠和殘酷。開始進山時,時常會遇到群猴、野豬和棕熊。有一天,一群猴子竟然搬起石頭砸向他們,大概是覺得被入侵了吧。

  2016年4月的一個傍晚,他們像往常一樣收工下山。一個多小時后,他們下到山下的車輛處,忽然發現老顧不見了。那里手機沒有信號,喊一嗓子,聲音傳不了幾十米,便淹沒于茫茫林海。不得已,他們只得原路返回去尋找。天色早已暗了下來,原始森林里陰森森的,偶爾會響起一兩聲野鳥的鳴叫,令人心驚。森林里不允許點火把,甚至不允許攜帶打火機和火柴進山,他們只能打著手電筒照明,那一縷光亮在原始森林里簡直連螢火蟲都不如。找啊,喊啊,兩個多小時之后,終于找到了落單的老顧。老顧正坐在一塊大石頭的背風面,抱緊膀子,一見到他們就哭了。老顧哽咽道,他在途中摔了一跤,眼鏡摔掉了,趴在地上摸了半天也沒摸到眼鏡,待他起身尋找大部隊時,已不見了人影。那時,天已經黑了下來,老顧摸了兩個小時也沒能摸出原始森林,他完全迷路了。氣溫越來越低,老顧饑寒交迫,又困又乏,加上極度恐懼,幾乎絕望了,癱在一塊大石頭旁,等死的心都有了。

  那天夜里,他們回到駐地已經十一點半了。第二天早晨,老顧就發燒了,一個星期也不見好,不得不離開工地,回了鄭州。

  聽了這個故事,我半晌說不出話來。小伙子又開口講了一個故事。

  同年8月的一天,他們跋涉了三個小時到達一個塔位,忽然發現很遠很遠的山林中冒出了一縷白煙,施工項目部負責人小李心中一緊,馬上跟白煙那邊塔位處的施工人員取得聯系,得知施工人員不在那里,他的心才稍稍安定下來。過了片刻,他發現那里的白煙仍在上冒,他的心又懸了起來,他深知原始森林倘若發生火災意味著什么。他當即帶人朝白煙跑去,花了三個多小時才趕到白煙附近,發現白煙是因兩塊大石頭反射陽光燒著了石頭邊上的野草而導致的。他趕緊和同伴用攜帶的飲用水澆滅了煙火,又清理了火場周圍的草木,再用石土掩蓋了火灰,才開始下山。即便如此,他仍不放心,又給當地林業局打了電話。他們下到山下,已經八點多了,碰巧林業人員趕了過來,請求他們引路返回火場。那時,他們都已精疲力竭,誰都不愿意再上山了。小李便讓同伴在山下等著,他獨自帶領林業人員返回山上。待他再次下到山腳,已經是翌日凌晨一點半鐘了,他一屁股癱坐在地上,是同伴把他抬上了車……

  說到這里,小伙子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低聲說:“我們每次爬山去塔位,都會隨身帶上創可貼、速效救心丸,怕萬一磕碰受傷了可以自己包扎,萬一心慌胸悶了可以服藥自救。每天晚上安全回到駐地,就像是打了一個大勝仗。我們每天都精疲力竭,常年幾乎沒有喝過酒,只有到了中秋節那天,我們才卸下了所有的重負,放開了喝頓酒,吃月餅、想親人。喝著喝著,就喝多了,有人笑,有人唱,有人流淚,有人跟家人視頻,有人給原來的同事打電話。說著說著,就有人抱在一起哭了……”

  我的心猛烈地顫了一下,抬眼去看小伙子。小伙子在微微笑著,眼里閃動著晶瑩的淚光。我的心再次顫了一下,奇怪地問:“難道大家都不賞月嗎?”小伙子平靜地說:“那晚陰天,沒有月亮?!?/p>

  我想了想,思忖道:“抱頭痛哭的人中有沒有你?”

  小伙子抹了一下眼睛,燦然一笑,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沿著自己的思路說:“任何工作都得有人去做,無論是中秋節,還是國慶節、春節,社會運轉都不能停。有人堅守崗位、有人孤獨,才能讓更多的人過好佳節不孤獨。我們中的很多人從走進公司大門那天起,中秋節就一直是在工地上過的,都習慣了?!?/p>

  說著話時,我們已爬了一個小時,接近山頂,我也汗水漬背,氣喘胸悶,腿腳酸疼,再次停下來歇息。小伙子忽然指著前方說:“到了,您看!”

  順著小伙子手指的方向望去,透過茂密的樹林的縫隙,可見前面有一基新立的鐵塔,在初升的太陽的照射下,發出晶亮的光,多像小伙子剛才的淚光。

 ?。ㄗ髡撸毫制?nbsp;        單位:河南信陽供電公司)

愛在高原

杜璇 文/圖

  藏中聯網工程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具挑戰性的高原超高壓交流輸變電工程,山西送變電工程公司負責施工的川藏鐵路拉薩至林芝段供電工程500千伏線路工程(包26)標段起于加查縣拉玉村,止于曲松縣增噶村,施工點平均海拔位于3500米至5080米之間,跨越220千伏木山線及S306省道,穿越海拔5080米的布丹拉山。

  施工期間,該公司黨委與當地政府形成黨建聯盟,積極幫助藏區人民架橋修路、收青稞、獻愛心等,與藏區同胞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作品展示了四個畫面,分別是線路架設成功、黨員突擊隊為當地修橋、幫助困難群眾、暴雨天搶收青稞。

責任編輯:王詩蕊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88號7區18號樓

郵編: 100070

Copyright©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電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電力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 彩票筛子猜大小技巧